学美文化

地址:合肥市亳州路58号西门综合楼三楼

电话:0551-65697010

邮编:230001

网址:www.xuemeifund.com

邮箱:xuefeifund@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美文化 >> 投资策略 >> 正文内容

信仰与真理&价值与趋势

作者:JMC CXR    发布时间:2015-08-07    浏览次数:1698

一个小镇,镇上住着两个最德高望重的人,分别是城西庙里的方丈与城东天主教堂里的牧师。两人都擅长辩论。一天,两人相约为各自的信仰去说服对方。于是,方丈手持佛经而牧师手捧《圣经》。两人从早晨一直辩论到天黑,再从天黑辩论到了第二天凌晨。辩论结束,两人分手,只见方丈脱下了袈裟,拿起了《圣经》,而牧师放下《圣经》穿上了袈裟,带走了佛经.



 这几天由于盛传巴费特发表评论呼吁买股票,关于趋势投资还是价值理念投资的争论又不断升级。本人在看博友青蚨之美的《有一个传说叫价值》时,想起了上面的故事。同时想起了两个本人十分佩服的投资界著名人士。一个是著名私募基金经理人,东方港湾经理,《时间的玫瑰》的作者但斌先生。另一个是香港的著名股评人士及投资大家曹仁超。

在市场上的高手、投资者往往都有自己对市场的认识,即使这种认识不一定正确,但是,由于生活经历以及本身的世界观会使大多数人坚持着这种思维定势,直到市场以资产暴力剥夺的形式重新教育并塑造,终于脱胎换骨。并且可以放弃既有的信仰!

曹仁超是这样记录自己的一段经历的。“老曹1974年经历和记一役后,对价值投资法早已完全没有信心。当年我老曹将和记年报看完又看,先决定由每股7元开始买点,一直至2元,一共买了十万股,用尽手上那50万元资金;最后和记股价跌落1元。1975年这间公司宣布,有一间叫Alltrack的公司在印尼经营出租Caterpillar建筑用机械业务蚀了3000万美元,要滙丰注资1.5亿港元挽救。印尼Alltrack公司是和记旗下三百多间子公司之一,这间公司资产负债表亦没有在年报刊出!叫一般投资者事前怎知一间小小的子公司竟可整死成个和记集团。从今以后我老曹再不信上市公司年报,改为相信趋势。因为一粒老鼠屎可将一煲靓汤完全毁掉;在未出事前,有谁会留意这粒老鼠屎?价值投资法实在有太多漏洞,怎么令人相信呢?过去十个月是价值投资法信徒的大灾难(中外都是这样)。

我用自己惨败的经历告诉大家“趋势投资是这个世界中唯一还可以当回事的方法”。另需提醒,我老曹严重被套后是挥刀割肉兑出现金的,结果比死守该股早弥补亏损10年。

但斌在《时间的玫瑰》中说到他经过四次重大挫折,最后走上价值投资之路的历程,其中包括消息、技术分析等失败经历,最后成为一个纯粹的价值理念的投资者。

就是这两个闻名遐迩的投资人,在市场先生的说服教育下,一个从价值投资者转变成了趋势投资者,而另一个则从趋势投资者变成了价值投资者。

从RSI的创始人在人生的最后关键时刻否定了自己的曾经的创造:RSI操作指标。我们对于伟大先驱能够面对自己的成就,并敢于彻底否定自己的科学态度与勇气,心中升腾起感动与敬意。就象本博扉页的一句话:“江湖之上没有绝对的真理与王道”,人类的历史就是在不断的否定自己中向前发展的。但斌也好,曹仁超也好,他们否定了自己的过去,而开始了新的历程,向着真理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并因此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如但斌在2003到2007年的市场实践中,以年均复利99%的奇迹创造了历史性的赢利记录。这与他转变理念后的投资风格是相辅相成的。

在大多数人眼中,也许两人的行为方式都与故事中的方丈与牧师有些类似。但在学美看来,他们的这种否定方式,应该不同于方丈与牧师式的对既有信仰的放弃,而是他们在事物螺旋式上升过程中的一次升华。是对真理的追求过程。唯一遗憾的是,他们在以后的字里行间都有对另一种理念的彻底否定与对既有信仰的固执。虽然学美乃一无名小卒,本不应评判大师,但是,总有一种哽之于喉,不吐不快的感觉。

世上早有耶稣与释加牟尼,而投资界百年历史中也早有巴费特与索罗斯、彼德林奇与比尔。顿、丹尼尔等等的标尺,屹立在金字塔顶尖。可为什么,却有那么多不同的信徒为了自己的信仰而否定着另一方,在网上碰到一些高手,总发现他们非此即彼,似乎价值投资理念与趋势跟踪理念天生就是水火不容。趋势交易者忍可将手中的股票当成筹码或者符号,也不愿意承认其固有的价值。而价值投资者以算命先生反击着趋势交易理念。作为“左右互搏”的学美,对这种现象有着深深的疑问。

其实,对于事物的认识,哲人们早已有定论,即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的三重境界。而辩证法用“否定与之否定”的原理解释了这种认识论。所以,学美胡乱点评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他们只是到了第二重境界而已。所以,2008年的熊市大调整刚好可以检验这个观点。但斌今年管理的基金业绩,佐证了该论点。当巴费特在目前大熊市与金融危机中,手握大把现金而引领投资者抄底忙时,而中国的股神却正处于水深火热中。这种本质性的不同,可以让人悟出形似而神不似的股神实质。而本人十分敬佩的但斌先生相信经过这一轮洗礼而最终会进入第三重境界。而曹仁超虽然以趋势为操作准绳,但在观其博客文章,却仍然以基本面分析见长,相信,其已完全突破了1974年的否定时期,而早已进入第三重境界。

我之所以敬佩但斌先生,主要是一贯来感受他的理想与思想境界,他的经历与他的人品是我辈的学习楷模,因为这是人性的层面,所以不会因为他的投资成败而在我心中有所改变。他说:“假如老子、释加牟尼、孔子、耶稣一起论道,他们不会争论,因为大道相通。”其实,但斌并非完全否定趋势投资,对于两者,他其实是思考了许多层面的问题,最后自己是有结论的,他说:“投资是能力范畴的事,同时进行价值投资与趋势投资,如同周伯通的“左右互搏”,无法做到。所以,只能两者选一。”可见,但斌对于自己的能力圈是十分清楚的,而在这个决定作出后,他深刻领会巴费特的理念,万里远赴去参加巴费特每年进行的股东年会。并在实践与理论的升华中,深化了巴费特的价值投资理念。在本人看来,他所提倡的“投资就是考验一种极限。包括思考、耐心、信念与信仰的极限。投资是穿越历史、穿越周期、穿越企业、穿越时间的终极比赛。”已经在思想上、在境界上都已立足于中国的文化而超越了巴费特的相关价值理念与哲学。

虽然,学美对于但斌的《时间的玫瑰》理念十分欣赏,并看了不止几十遍,已有深刻领悟。但对于但斌通过价值投资理念这个体系与平台解决投资的所有相关环节:如风险控制、如心理控制、如系统选择等,对这种理想化的投资理念并不看好,认为有走入死胡同的嫌疑。本人十几年为了建立自己的投资哲学,一直来跟踪与研究国内外相关高手及私募经理的操作理念,吸收并补充自己的投资理念充实投资思想,所以在这方面有一定的研究与理解。而巴费特作为伟大的投资大师,更是化了极大的精力学习与研究。

本人认为,巴费特的成功绝非“价值投资理念”的成功,而应该确切的表述为“巴费特理念”的成功。只有这个学美认为的“巴费特理念”才是真理的一部分。因为大多数巴费特研究者或信徒将“巴费特理念”等同于“价值投资理念”,以致于他们永远无法跳出这个怪圈:有时候以价值投资理念获得了巨大的战绩,而有时候却失灵于深度套牢的魔咒。巴费特与但斌等都是具有高尚人格与思想品性的人,巴费特对于大众的所有言论,相信都是真实与出于自己的投资理解,而这些言论被研究者归纳后的总集确实是“价值投资”的相关理念,但是他们熟视无睹的是巴费特的所有经典操作案例中,一些非价值投资的行为与法则。有的人把这种行为用价值投资的相关理念牵强附会的归结在一起。他们面对神化的“价值投资理念”招牌,不想也不敢揭示:巴费特本身天生的具有把握趋势的个人特质与天赋感觉。而这种感觉与特质是无法复制与理论归纳的。也是他本人无法通过言语能够表达清楚的。在投资中石油的过程,巴费特投资的价格为什么是1元2角左右,难道2元的中石油在巴费特眼里就没有价值吗?当巴费特在10元以上抛出中石油,又有许多人用价值投资理念的角度来批判巴费特。认为股神不懂中国,股神不过如此而已时,最后的事实只是证明了一些人的愚昧无知、一些人的贪婪本性以及另一些人的忽悠天性。当利益集团拟高价倾销中石油原始股,套牢中国百姓时,你巴费特这么能这么不懂规矩啊!但是所有人仍然是以价值投资理念说事。

本人是个围棋爱好者,目睹李昌镐纵横世界棋坛,一统天下十多年。由于李昌镐擅长官子功夫,素有“官子天下第一”之称。结果,最后给人的感觉是李昌镐靠官子赢的。(就象巴费特纯粹是靠价值理念成功的),可是稍有常识,略加分析你就知道,假如没有布局实力与中盘战斗力,单靠官子是赢不了棋的,要想成为天下第一人,纵横世界棋坛十多年,简直是痴人说梦!只有综合实力才是赢棋的硬道理。同样,巴费特的成功绝非我们一直认为的,他自己一直向世人展示的价值投资理念,而是完整的不等同于“价值投资理念”的“巴费特理念”,也就是股市成功的本质性的思想与策略。或许连巴费特自己都无法知道自己是如何把握一些价格的进出点的,他如何能够告诉世人自己的这种天赋啊!

由于价值投资理念通俗易懂,一个在美国不受重视的理念(国外都是先进的交易系统管理理念),却在中国极其不正常的流行。一切关键的忽悠都在价值投资理念的幌子下进行着。只要把巴费特的行为与操作以及所有的文章与讲话都归结到“价值投资理念”这顶大帽子下,就象78年真理大辩论中“两个凡是”派的作为:凡是毛主席讲过的话都是对的。如同神是万能的,一个完美的宗教就自然诞生了。而这种宗教的力量再一次反过来强化着他们的信徒。其实神化巴费特本身并无不妥,而把巴费特等同于价值投资理念则让有些价值投资者走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以价值投资理念所进行的操作,几乎无法突破50%的成功率。而且在中国假帐遍地,虚假光荣,一切以圈钱为目的的市场,价值投资的生存空间更加狭窄。他们不知道,巴费特成功是另外50%与价值理念50%的组合的成功。而这个50%就是控制以及趋势交易的相关部分。

有时候,事实的真相不是你所想象的,甚至包括你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所以,对我自己的观点也应抱着怀疑的态度。(包括对此文),大多数人都不喜欢寻求根源,探求本质,更无法在信仰遇到困难的时刻再进一步。没有更宽广的心灵来容纳一些不同的理解与思考。因为在建立信仰的过程,是一个痛苦无比的过程。面对着一次次失败而再坚持验证,财产的损伤与环境的压力将严峻的考验着心灵的坚定性。这也就是学美经常向朋友们诉说的:一些理念是用身家性命换来的。而对于价值投资理念与趋势交易理念,在本人看来,首先,都必须归结到股市本质性的本源上寻求答案。股市中的本质规律可以概括为两点:即价格的规律与价值的规律。这两者包括了大多数的市场波动规律。本人化了五年整合进一步的结论是:不管是价值趋势理念还是价格波动规律,仍然是关于趋势的规律。本人将这些理念的阐述取名为《系统理论》。

在许多博友与高手的交流中,有的是价值投资理念,有的趋势理念,泾渭分明。博友“股道实践家”的连载文章《一个专业高手的至深感悟》中,作者对于价值理念的否定历历在目。而昨天博友青蚨之美的《有个传说叫价值》等,同样观点,表明他们都是趋势跟踪者,只是青蚨博友链接的但斌博客,使我们同样感觉到他们对于价值投资理念的思考。

 

 

 

学美既然自认为已整合了两者的理念,就象《天龙八部》中的段誉,吸纳了各派武功,最后全部万流归海,成为自己的内功。那么学美的观点是什么?

 

首先,老生常谈式的大众理解。两者一个是中医,另一个是西医。关键的治病救人,如开刀手术,中医有所不行,但是在调理与养身方面,中医却有妙用。两者不可偏废。在目前这一轮大熊市中,但斌管理的基金遭受了重创,也象曹仁超之1974年,也象学美在香港投资的一只股票,每股现金达2元,净资产3。5元以上,且负债较少,五年来的累积分红有1。2元以上,学美基金为此购买了258万8千股,(让我发发),价格是1。2元进的,但最低价却停在0。33元。这个价格不值当年的0。6元的每股收益。学美还曾在2003年投资香港的托普科技,0。4元/股,最后因为宋如华的出走而至今没有下文,看来去公司分块砖头的都没有可能了。这些由于价值投资理念所带来的投资失败,都成为学美理念的一部分。但并没有成为学美彻底否定价值投资理念的理由,而是在进一步的理解与思考中认识到了趋势交易理念对价值投资理念的补充作用。就象花荣所说的:股指的下跌终于让自己的理念清晰了。相信我们在价值投资中吃的苦头与当时遭受的境遇并不比曹仁超好过,但是也许是我们的迟钝,我们没有放弃,所以没有成为故事中的方丈或牧师。而真正没有放弃自己既有的信仰的主要的原因就是上面提到的50%,我们通过基本面选股,所选的股票在大牛市的涨幅往往远超于一般的股票。如2006年、2007年我们选择的吉林敖东、岁宝热电、茅台等涨幅都达到了20倍以上。而且,从价值投资理念出发,所选的股票不管是在香港还是在大陆,它都完全有足够的时间让你从容退出,如今年我们操作的0138中信国际金融,虽然是在现在看来的次高点进场,而且是近几年的高位,但是我们通过基本分析得出的结论却完全是正确的,最后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在银行股大跌暴跌的背景下,它却仍然屹立不动。价值规律中所包含的投资确定性,同样是符合市场的本质规律的。但是由于趋势的作用而发生价格的演变,也是市场的规律之一。只要以价值投资理念寻找标的,用趋势跟踪介定风险与管理,他们可以成为一个完美的投资组合。他们是包容而非排斥的关系。

 

第二、许多道理是可以触类旁通的。关于价值投资理念与趋势交易理念两者的关系,我们在最常见的技术操作中也可以得到解释。学过平均线的投资者都知道,平均线可以观察趋势的方向,但同时也可以用乖离率来做低吸高抛的反弹操作。市场中,当价格跌过头时,我们就完全可以寻求价值投资理念的操作策略,就如同用乖离率来做反弹,而在大势不变的前提下,进行趋势交易策略的操作,就象执行平均线的趋势纪律:如中期30天线方向向下时,回避风险,以做空为主。可见,两者其实是珠联璧合的共同体。就象技术分析中本身存在着的两个操作方法:逆势交易与顺势交易。如波浪分析方法可以测底,如双重底、支撑与压力、黄昏之星或早晨之星等,都是一种预测性的分析操作,属于逆势操作的性质,逆向交易的范畴。而跌破某个技术位,突破确立、破止损位或止赢位,趋势线等的操作,是属于顺势操作。

所以,概括起来,趋势跟踪是以顺势操作的市场方法,而价值投资理念所倡导的是一种大的逆势操作方法。只是他们相对于一般的技术分析操作层面相对周期长,往往整轮牛市或熊市才完成一个完整的周期。由于顺势操作与逆势操作本身是相互矛盾的,趋势向下时应该做空,但是却在抄底,两者无法调和,所以但斌形象的称之为“左右互搏”。

 

第三、两理念合一的优势互补。大多数高手不能认同另一理念的原因,应该是还未达到“双手互搏”的能力,而学美也是合数人之力,数年之功,在严格的相关规则约束下,以损失几百万的代价换来的一种能力。由于巴费特本身的趋势把握能力以及对价值规律的理解,所以其成就无人能及。包括索罗斯。虽然索罗斯以杠杆方式,但总的成就仍低于巴费特。应该是其价值投资理念的理解力不及巴费特之故吧。(此仅为本文观点)。两年来,市场已多次演绎了吞噬单一理念投资者的屠杀行动。本轮大熊市中,但斌与林园等股神级价值投资者遭受了重大亏损。而许多趋势投资者却尝到了胜利的喜悦。但是一些经历权证及2007年5。30事件的趋势交易者也曾记忆犹新,甚至是刻骨铭心。去年5。30,半夜鸡叫,一些趋势交易者经历了风云变幻,从天堂到地狱的历程。那一天早晨开始,有些股票一早开始跌停,一直跌了5、6只跌停后勉强打开停板,而在4000到6124点的行情中却再也没有见到他们活跃的身影。有的品种最后勉强回到5。30不到的地方,接下来就是大熊市了。而那些炒作权证的人,假如不知道明天的价值归零的价值信息,那么倾家荡产就是一个夜晚的事。

象曹仁超一样,因为无法知道基本面的一个小隐患,最后导致价值体系的崩溃,假如事先有一个趋势交易的规则标杆,如技术的止损或趋势线跌破的修正,两者结合,就不会出现最后巨亏损的结果。包括但斌在这一轮大熊市调整中,假如能够进行趋势交易的规则与控制。相信,他们以价值投资理念选择的品种更易于出货。不致于满仓套牢至今,也不会象有些庄家因为选择品种的低值,最后因为抛盘太重无法逃出重围。前面讲过,价值规律性体系可以辅佐趋势交易中出现的跌过头现象而获取超额利润,由于有趋势交易的风险控制策略,适当的仓位的价值理念抄底行为不会影响大的战略性操作。这样的操作,一切都自然而然,是否就是“神剑合一”的境界呢!